当前位置: > 海外资讯 > 出国看病新闻 >
「出国看病新闻」

从一名协和医生眼中看中国当代医疗

发布时间:2017-11-07 13:56 来源:环球医 编辑:Claire

  作为一名医生,主业是看病救人;但作为一个独立的观察者,我一直在思考中国医疗体系面临的问题,尤其是中国医生面对的困局,有过慷慨激昂的愤辞,更多的是理性的思索。

  这些文章从最早的“协和青年之家网”博客开始,然后历经微博、微信的自媒体时代,凝聚了我不少的个人心血,倒不是说我个人的思考一定有多么深入,而是希望这篇总结能够作为一个样本,供社会学家研究这段特殊时期的医患关系,让大众能够了解一个医生的所思所想,让同道也有不同的思路面对我们所处的困境。

  作为一名协和的医生,无疑有着巨大的平台优势,我们所写的文章会被传播地更远,我也有意识地利用了这个优势。换句话说,如果我不是在协和工作,我也可能会放弃这种责任感,做好自己就够了。真正让我下决心去站出来写点什么的时候是哈尔滨医科大学的“王浩事件”,因此我写了一篇“无尽的路”来表明自己的心志,我们必须去做点什么去挽救即将坍塌的中国医疗体系,因为未来的医生面临着肉体的威胁、信念的丢失、热情的衰竭。我们这些作为前辈的医生,没有给他们一个很好的医疗环境,应该感到内心的愧疚。因此我在“从阿图医生看青年医生如何提高专业素养”写道,“缺乏良好的社会公众职业形象是青年医生必须面对的现实,他们没有参加工作或者刚刚工作就必须背负这样的历史债务,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公平的。”

  我的这些努力可能是微不足道的,我写这些东西并不是因为我精力旺盛,心有余力,而是我作为一名局内人,我有责任去记录这个时代,去提醒社会公众,去反思医学本身,因为和谐的医疗体系关乎每个人的幸福!

  下面就是我个人精选的十篇文章,我会做一个简评,便于大家选择阅读。

  最打动人心的

  一个人的悲伤实际上是一个时代的悲伤,很多人看哭了,尤其是里面有挪威画家“蒙克”的配图,一幅“呐喊”深深地喊出了悲痛与无力感。但更重要的是描述了我对未来寄予的希望:未来的私立非营利性医院是解决当前医疗困局的重要力量,希望在于两类人:一类是像王永庆那样的大企业家,以追求社会责任为目标,投身于医疗领域;另一类人是像梅奥兄弟一样的医生,逐步积累,最终发展成为Mayo Clinic这样的高水平医疗服务机构。出国看病

  最具温情的:

  那么医生和病人是亲人关系吗?坦率地讲,这是不现实的。医生和病人之间应该充满温情,但我们的关系是一种职业的关系,我希望用专业来代替亲情。

  互联网,本质上是改变人与人的连接方式。我希望互联网能够帮助病人找到更加专业的医生,我希望互联网能够改善病人与医生的连接关系,把一次性的冷漠的人际关系,变成长期的、专业的、充满温情的关系。

  最具梦想的:

  我有一个梦想,让互联网更好地连接医生和病人;在病人陷入痛苦的时候,他能比较容易地找到一位好医生,他不是亲人,很多时候也不是朋友,但是在困难的时候,他是一位可靠的、专业的、伸出援助之手的那个人。

  我一直是德鲁克的忠实信徒,我确信只有创新才能真正改变中国的医疗体系,我对互联网寄予了甚高的期望。为此,我转达了奥斯勒写给医生的箴言给致力于互联网医疗的各界人士:

  各位,机会为你们敞开着,你们的前途不可限量,如果你们只顾着追求自己的利益,把一份崇高神圣的使命糟蹋成一门卑劣的生意,将你们的同胞当成众多交易的工具,一心只想着致富,你们定可以如愿以偿;但如此一来,你们也就卖掉了一份高贵的遗产,毁掉了医师为人类之友这个始终维持得很好的名衔,也扭曲了一个历史悠久的优良传统与受人尊敬的行业。

  最具反思精神的:

  著名的医学家奥斯勒在《生活之道》中写道:“行医是一种艺术而非交易,是一种使命而非行业。在这个使命当中,用心要如同用脑。”我在TSRH医院看到的,正是奥斯勒所说的这样的一批优秀而谦卑的医生,而我们当下中国的医生,不仅要从他们身上学习先进的技术,更是要学习他们的“对待病人之道”,这将是一个漫长的修炼过程。

  呼唤志愿者对医疗体系的润滑:

  应该说慈善医院的运转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国内在这方面缺乏经验、也缺乏专门的人才,需要很多人的努力才能有希望在国内建立如此好的慈善医院。我想“罗马不是一天就能建成”,这次请教Kim的主要原因就是我自己对志愿者服务方面有很多的疑惑,花时间把这次对话整理出来是希望他们的经验对国内慈善医院和志愿者服务的建设有所参考,有所帮助。

  公众对护士工作欠一份尊重与理解:

  工资偏低、压力过大、生活不规律、社会地位下滑、人才外流等问题是媒体上常用的剖析中国护士困局的着眼点,但是这些探讨并没有抓到问题的实质。我们赞美护士也多用“美丽和善良”这种词汇,真善美是人类美好的追求,但这种泛泛的赞美并没有真正抓住护士工作的本质。不管是批评、剖析还是赞美,都没有体现出护士这个职业作为“知识工作者”的特点。是的,护士的工作不只是简单的打针、输液,她的任何行动都基于长期积累起来的知识和经验形成的“专业判断力”换一句话说,护士们深层次的不满来自于专业价值的不被认可。

  中国医生纠结的生活之道:

  把中国医生比喻成夏洛,这还是一种温和的困境,外表失败,内心仍在奋斗。然而,很多中国医生恐怕自比“哈姆雷特”,是继续当医生还是离开医疗行业,“生存还是毁灭”的咏叹调在夜空回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