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海外资讯 >
「海外资讯」

海外医疗:把癌症患者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发布时间:2018-07-11 16:12 来源:环球医 编辑:HUNTERLIU

关于癌症人格一直有一种流行的说法,它是基于一定的人格标准来判断癌症的概率,对有些人来说,这是一种保持良好态度的提醒,对一些人来说,他们开始担心并产生副作用。根据盛诺家族的说法,癌症现在并不是一种完全不可治愈的疾病,在一些发达国家,癌症患者通过适当的治疗成为癌症幸存者是很普遍的。

卵巢癌佩蒂Bravoki(假名)是癌症幸存者,以下是她的自述。

2002年2月7日,这一天与过去43年的每一天都不一样,但那天,我被诊断出卵巢癌,没有任何征兆。我好像从悬崖上掉下来,慢慢地自由落体,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着陆。
 

和往常一样,我的日程安排在上午7:30到下午5:30之间。然而,为了找出为什么我有间歇性腹痛,我不得不花一些时间去妇科医生做例行检查。检查后,医生告诉我她感觉到我身上有什么东西,然而,这需要通过超声检查。虽然医生的担心是显而易见的,但我仍然相信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毕竟,我以前从未生过重病,我们也没有癌症家族史。所以在我做超声波之前,我回到儿童医院开会。
 

我的超声波检查后,我的妇科医生让我立刻回到她的办公室。候诊室很安静,护士迅速把我带到办公室。当医生叫我打电话给我丈夫时,我想,一种灭绝的感觉降临到我身上。我丈夫到这里至少一个小时,所以,没有耐心,我请医生告诉我真相。医生没有向我隐瞒。我能看见她在说,但我听不见她在说些什么。我认为我们的大脑只接收到我们有能力处理和处理的信息。从医生告诉我病情的那一刻起,我觉得我再也无法面对和处理我听到的信息了。我的朋友兼同事Susan Shaw是儿童医院临床手术的主任。我打电话给她,让她来帮我确认大多数人害怕听到的话:“你可能得了癌症。”

我完全被这个消息给吓懵了。Susan和我回到儿童医院后立即给Stephen Sallan打电话。Stephen Sallan是丝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办公室主任。他说,如果我的卵巢癌确诊了的话,他可以把我推荐给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的医学博士Ursula Matulonis。除了丝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我从来没有想过去其他医院治疗。
 

几天后,医生给我做了一个手术,证实了我的癌症,它也是卵巢癌的三个阶段,它从卵巢转移到身体的其他部位。然后,医生给我做了全子宫切除术。从那时起,我的生活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更年期症状和癌症治疗带来的心理忧虑和生理效应。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参加了Matulonis博士进行的临床试验,我接受了第一次化疗。接下来的7个月是化疗的9个周期,在此期间,我接受了三种不同的治疗方案。
 

不管是来自儿童医院的同事还是来自丝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医生和护士,他们的表演总是充满魔力。我记得,我告诉Eileen Sporing,儿童医院的护士长,情况不太好。我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回来,我可以回来了。她毫不犹豫地严肃地告诉我:“你会回来的。。我会一直负责你的工作,直到你回来。David G. Nathan是丝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名誉院长,他曾经建议我:“不要看右边,不要往左看。,眼睛直视前方。我们需要你回来。”

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刻,这些劝告、支持、鼓励的话语,这些贺卡、电话和礼物使我所有的人都在努力战胜癌症。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每个人都是优秀的,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了非凡的奇迹,我很荣幸认识并认识这些优秀的人。
 

我知道癌症治疗计划的实施是非常严格的,所以,在治疗开始的时候,我停止了工作,注意治疗。我本来打算至少休假6个月。然而,经过数周的全子宫切除术后,人们开始打电话告诉我有关工作的事情,让我看看家里的备忘录和文件。到五月,如果可以的话,我决定回去打工,我会把工作带到家里做。其实,对我来说,重返工作岗位继续工作才是最好的药,因为它帮我完成了从“癌症患者”到“癌症生存者”的成功转型。
 

癌症并不可怕,癌症也不是一日养成的,在日常生活中注意健康的生活方式、定期的体检、乐观的心态就会离癌症远一些。